曝光耐克阿迪也抵制新疆棉。我们来看看具体的内容。TITLE_SEPAR“你是想一边在中国赚钱一边散布抵制新疆棉花的谣言吗?一厢情愿!”24日,瑞典服装品牌HM在官网发布的声明在微博上广泛传播,引发中国网民愤怒。题为“HM集团关于新疆尽职调查的声明”的声明称,HM集团“深切关注”来自民间社会组织和媒体的报道,包括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动”和“宗教歧视”的指控。声明称,HM不与新疆任何服装制造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原材料。面对中国网民的愤怒,HM集团瑞典总部24日表示“无法电话回复,查看邮件后会回复”。24日晚,“HM中国”微博账号发表声明称,HM集团在管理我们的全球供应链时一直坚持公开透明的原则,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

曝耐克阿迪也抵制新疆棉花 一起来看看具体内容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上述引起公愤的言论是在2020年10月发表的。据HM在声明中称,新疆是中国最大的棉花种植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供应商已经从与瑞士优质棉花发展协会(BCI)相关的农场购买了棉花。“BCI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因为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这意味着我们产品所需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获得。”

从HM的声明中可以看出,HM是基于BCI的判断和一些所谓的民间报道和媒体报道做出“停疆棉”的决定的。《环球时报》记者24日查阅资料后发现,BCI的全称是“更好棉花倡议”,2009年在瑞士成立的非政府组织。根据搜索应用,BCI于2012年10月在上海设立了代表处。BCI曾于2020年10月21日发布过一份英文声明,但该声明的网络链接已无法正常打开。记者通过网页快照看到,该声明称,“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的持续指控以及农场一级强迫劳动风险的增加使商业环境难以维持”,因此BCI决定“立即停止该地区的所有实地活动,包括能力建设、数据监测和报告”。声明还称,2020年3月,BCI暂停了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认证和保证活动,因此没有新认证的“优质棉花”来自该地区。BCI没有解释做出上述判决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1日,一个名为BCI好棉、被认证为“瑞士好棉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的微信官方账号发布了一篇题为《关于新疆问题的重要声明》的文章,该文章于去年10月发布。与英文说法相反,这份中文“声明”明确指出,BCI中国项目组严格遵循BCI审核原则,于2012年开始审核新疆项目现场第二方信誉,两套以不同语言发布的声明,难免让人觉得BCI在忽悠人。

事实上,近两年来,有相当多的外国企业对新疆“割棉”发表了言论。包括BCI成员巴宝莉、阿迪达斯、耐克和新百伦。早在去年9月,HM就宣布终止与中国纺纱巨头华富公司的“间接业务往来”,理由是涉嫌雇佣新疆少数民族进行“强迫劳动”。日本共同社(Kyodo News月报道称,包括优衣库(Uniqlo)和无印良品(Muji)在内的12家日本公司,计划暂停与“确认参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强迫劳动的中国公司”的交易。《环球时报》记者24日采访了优衣库、MUJI、松下,但截至24日24时,尚未收到回复。记者注意到,优衣库官网目前没有与新疆棉相关的产品出售,但MUJI官网仍有大量新疆棉产品出售。

24日,微博上“HM抵制新疆产品”“HM碰瓷新疆棉”等话题继续发酵,网友表示“希望这些歪曲事实,想赚中国钱的公司保重”“新疆棉不要吃这一套”。此后,淘宝、JD.COM、品多多等电商平台纷纷撤下HM相关产品。小米、华为、vivo、腾讯等手机应用商店已移除HM Mall app。与本田有业务合作的艺术家黄轩和宋茜发表声明称,他们与本田没有合作关系。HM中国24日晚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称,HM集团一如既往地尊重中国消费者,我们致力于在中国的长期投资和发展。目前,HM中国与中国350多家制造商合作,本着可持续发展的原则,为中国和全球消费者提供服装产品。但是,这种迟来的说法显然是网友买不到的。有网友说:“给你简单翻译就是:老子没做错。”

p>

有网友24日发现,中国知名运动鞋品牌安踏也是BCI成员之一。安踏方面24日晚发表声明称,注意到近日BCI发表的声明,并对此事严重关切,我们正在启动相关程序,退出该组织。声明还称,安踏一直采购和使用中国棉产区出产的棉花,包括新疆棉,在未来也将继续采购和使用中国棉。

近两年,美西方政客针对中国涉疆议题的炒作一直没有停止。“强迫劳动”则成为美国和西方一些反华势力攻击中国新疆事务的常用借口。《环球时报》记者查询大量公开信息后发现,外国品牌对中国新疆的集中表态,基本上与2018年至2020年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在新疆进行的去极端化和职业培训工作发起的一轮轮“抹黑”行动有关。例如,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以及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就分别在2019年10月和2020年3月炮制了两份歪曲中国新疆政策的报告,并将重点对准使用包括棉花在内的新疆产品和劳动力的外国知名品牌的产业链。其中,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还罗列了一个所谓的使用新疆产品与劳动力的83家外国和中国服装企业的列表。

针对反华势力的抹黑,中国外交部及新疆政府多次予以驳斥,强调所谓“强迫劳动”问题,完全是美西方一些机构和人员凭空捏造,严重违背事实。美西方以此作为借口,对有关中国企业采取限制措施,违反国际贸易规则,破坏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是赤裸裸的霸凌行径,中方对此坚决反对。《环球时报》记者此前采访过多家被西方媒体和智库“点名”的企业,他们均表示来自新疆的员工是自愿且合法务工,并享有社会保障和其他福利,而疆内的跨地区就业和前往内地的转移就业已是新疆群众脱贫致富的重要渠道。